歷史幽魂 – Part I & II​

歷史幽魂 - Part I & II​

姚瑞中、陳瀅如、洪子健、劉肇興
2015年4月11日 – 5月30日

展出作品

Slider

Part I : 2014年12月20日 – 2015年1月31日
Part II : 2015年4月11 – 5月30日

當代錄像不僅具紀實功能,更是超越時空限制的傳訊媒介,「歷史幽魂」Spectres of the Past 透過寫實與超現實交錯的呈現方式,展出四位廣受國際關注的台灣錄像藝術家姚瑞中、洪子健&陳瀅如和劉肇興。

2012年受邀台北雙年展參展藝術家陳瀅如,於2014年上海雙年展「社會工廠」展出作品《屠學錶》 (Liquidation Maps, 2014) ,結合占星、神秘學與天文科學方法,將近代亞洲地區政治清算與屠殺發生當下之星空排列組合,以炭筆繪製各事件專屬的曼陀羅圖騰。藝評鄭文琦針對此作品指出 “……這些素描更接近古代占星師在没有計算機輔助時親手繪製命盤的勞動過程,帶領觀眾親近的不是仰賴網絡科技的實時命盤解讀,而是一條通往心靈的發現之旅……”。

2014「首爾國際媒體藝術雙年展」Seoul International Media Art Biennale (又名「首爾媒體城市」 SeMA Biennale Mediacity 2014 ),今年以「Ghosts, Spies, and Grandmothers」為題,展出作品包含姚瑞中的《萬歲》(Long Live , 2011);洪子健(James T. Hong)三部作品: 731: two versions of Hell (2007)、 Apologies (2012) 和 Cutaways of Jiang Chun Gen – Forward and Back Again (2012) 受邀該雙年展長片放映節目;旅美藝術家劉肇興的《廓拉》 (Kora, 2011-12) 除了在「首爾媒體城市」展出,也獲邀美國重要藝術機構「水晶橋美國藝術博物館」 (Crystal Bridges Museum of American Art)策劃的年度大展覽 「State of the Art: Discovering American Art Now」 ,展至2015年1月19日。

英國地區,曼徹斯特「中國當代藝術中心」(the Centre for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 CFCCA)主辦的「2014曼徹斯特亞洲三年展」,共邀三十多位中華地區當代藝術家,其中包含台灣藝術家陳界仁和姚瑞中。此外,姚瑞中的《玉山飄浮》(Mt. Jade Floating, 2007) 和《分列式》(March-Past, 2007)目前也在倫敦「薩奇畫廊」( Saatchi Gallery)《中西當代藝術特展》Post-Pop: East Meets West ,展覽至2015年2月23日。

陳瀅如 & 洪子健, 解密外訊 End Transmission, 2010

一份來自外星球的解密報告。以強勁且詩意地結構而成的催眠式實驗影像,警告地球人他們將重反地球殖 民。如霍金博士(Stephen Hawking)所言:「如果外星人真的造訪地球,結果可能如同哥倫布登陸美洲 大陸一般,對美洲原著民毫無益處。」 本作品借以科幻片的手法,試圖傳達兩個訊息:以寓言式的述事法檢視西方的殖民歷史(過去),又預言人類濫用大地資源的同時,我們的未來將不再掌握於人類的手上(未來)。

* 本片受邀 2011年第40屆鹿特丹影展並獲得金虎獎最佳短片提名。
* 本片將於2015年三月在舊金山的 Refusalon 畫廊展出。

姚瑞中, 萬歲 Long Live, 2011

時逢辛亥革命一百年,冷戰早已結束,新自由主義席捲全球,政治強人紛紛被廣大民眾丟入歷史餘燼中,極權統治接連垮台,跨國資本主義的運轉邏輯已然成為普世價值;但什麼是亙古不變的歷史法則?什 麼又是國族主義的萬世千秋?在建國一百年之際,台灣是否已然金蟬脫殼,還是堅守法統、黨國復辟,仍服膺以各種形態還魂的歷史幽靈?本片以冷戰前線的金門為切入點,圍繞著海岸邊的軌條簪,在潮起朝落中逐漸被浪濤侵蝕,充滿著肅殺氛圍的古寧頭三角堡地雷滿佈,蕞爾小島下的地底隧道綿密交織,全球最大的北山心戰播音塔不斷地朝大陸發出「萬歲!」之聲;穿透喇叭,只見陽明山中山樓旁廢棄的青邸營區介壽堂內,獨裁者(姚瑞中扮演)不斷地對著空無一人的禮堂高喊著「萬歲!」,平板的低沉嗓聲 迴盪在滿目瘡痍的空間內,昔日歌功頌德的標語掉落滿地;隨著高舉的手臂與不絕於耳的萬歲聲,鏡頭逐漸拉遠,場景慢慢地轉換到廢棄的金門金沙電影院內,電影螢光幕上正播映著這場荒謬的獨白劇,獨裁者喊完「萬萬歲!」之後踢正步離場,在夕陽餘暉的照射下,空蕩的電影院只留下飄盪著灰塵的觀眾席,萬壽無疆的口號,似乎已成為歷史宿命的永劫輪迴…。

姚瑞中, 萬萬歲 Long Long Live, 2013

中國國民黨自1949年撤往台灣後,1950年六月十三日頒布「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加上之前的「台灣省戒嚴令」及「懲治叛亂條例」,全面展開了長達十餘年的「白色恐怖」時期。當時重大案件多由保密局 「南所」處理,後來部份政治犯再移送「北所」看管;至於審判期間羈押的「軍法處看守所」,則分為關政治犯的「東所」和關軍事犯的「西所」,1968年遷至新店後改稱「景美看守所」(本片後半段場景)。由 於台灣各地思想犯人滿為患,於是台灣省保安司令部趕建了一座位於綠島、面積達十七公頃的「新生訓導 處」集中監管,直到1965年才遷往台東「國防部泰源感訓監獄」。

然而在1970年二月八日台東「泰源事件」(台灣獨立運動)爆發之後,國防部在「新生訓導處」舊址西側一 角,趕建了一座高牆式監獄;過了二年,各監獄的政治犯都遷來此處集中監禁,即為「綠洲山莊」(本片 主要場景)。舉凡政治人物、知名作家、藝文界人士都曾在此留下孤獨身影,少則五年、十年,多則無期徒刑,所有刑期加起來長達萬年。數億秒的時空變遷,就算海不枯、石也會爛;若是南柯一夢、恍若隔世也不過百年,更何堪日復一日、集體浪費生命達百萬晝日。

政治永遠是少數人決定多數人命運、犧牲少數人權益以換取多數人利益的技倆;而歷史永遠是贏家的標準答案,弱勢者沒有太多選擇的權力。但也許唯有透過廢墟,能揭露隱藏於政治陰謀與歷史陰影下的另一種答案;也只有廢墟,能自外於這種無聊透頂的權力遊戲。廢墟雖沒有豐功偉業如帝王陵寢般憾人,也沒有才子佳人之風流韻事可千古留芳,但也夠耐人尋味、品味蹊蹺再三。

姚瑞中, 分列式 March-Past, 2007

若說藝術價值關鍵於歷史之姿態,那麼藝術姿態與當時社會衝突的強弱,是否也決定了藝術價值的高低 ?面對錯綜複雜的歷史與社會,如何透過藝術的入世性格進行生存省思,是姚瑞中歷年來作品的主要探討面向。在《分列式》這件作品中,試圖以幽默嘲諷的手法,將自己化妝成巨大的獨裁者,於龍潭小人國遊樂場內的總統府模型前閱兵,在悠揚的分列式樂聲中,不斷對通過觀禮台前的玩具戰車回禮。試圖以詼諧風格與的荒謬行徑,去突顯另一個更為龐大的荒謬。

姚瑞中, 玉山飄浮 Mt. Jade Floating, 2007

東亞第一高峰的玉山,山頂原本有一尊于右任銅像,曾被人二度砍頭丟棄,後來遭有關單位裁撤。以此為靈感,姚瑞中充當中國最高領導人在玉山頂峰上懸空飄浮,隨著國旗歌揮手致意,最後如「宋七力」(神棍)般消失於空中。影片畫面如八釐米電影,閃爍著老電影獨有的斑駁氛圍,宛若歷史中陰魂不散的幽魂 ,冷不設防地在歷史迷霧中,給予觀者一個詭譎而曖昧的微笑。

姚瑞中, 歷史幽魂 Phantom of History, 2007

1975年蔣介石逝世後,全臺灣瘋狂進行神化蔣介石的運動,各式各樣雕像如雨後春筍般佔據各處,多達 五萬餘尊。1987年解嚴後,大量蔣介石銅像被丟棄,部份集中成為一處銅像公園,現已成為陸客來台觀 光必訪的景點。於是藝術家化妝成蔣介石的分身,佈滿蔣公銅像的慈湖雕塑紀念公園內踢著正步,現場空無人跡,只有鳥語花香與正步聲回蕩耳際…。面對未來不確定的命運,茫茫洪爐裏也許充滿了獨裁者 、弄權者、犬儒者、偽善者⋯的各種幽魂,但真正的魔障並非來自外在,而是來自每個人內心中的「心魔」,它才是我們應該面對並且對抗的「歷史幽魂」。

劉肇興, 薩嘎達瓦 Saga Dawa, 2011-12

「薩嘎達瓦」西藏最重要的佛教節日,意指藏曆四月。信眾在這一天慶祝佛祖誕生、悟道、和涅盤,其中 又以岡仁波切峰下的儀式最為盛大。劉肇興將這難得一見的慶典投影在四面大銀幕上,引領觀眾隨著朝聖者和觀光客圍繞著一座薰香燎繞的白塔轉行,融入節慶的場域。影片的速度被放慢,影像則被柔焦和煙霧刷淡。多彩的經文旗襯托著泛黃的畫面。陽光不時射入眼簾,讓不停旋轉的景色更具催眠的效果。影片中到處可見身著制服的員警,盔甲軍隊在塔旁邁步穿梭。它提醒我們在西藏的政治現狀下,這種宗教慶典是 高度敏感的日子,不論是大小的集會都可能被當局視為政治叛亂的潛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