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INITE DANCE

INFINITE DANCE

平川典俊
2014年2月22日 – 3月29日

展出作品

Slider

平川典俊出生於1960年,學生時代修習應用社會學,後從事攝影、電影、裝置 和表演藝術。他的作品表現常帶有強烈情慾特色,挑戰對性慾的主流感觀以及男性欲望對女性的物化、暴虐和剝削的刻板假設。不同於以往,Chi-Wen Gallery將展出平川典俊的S系列攝影作品,其美學挑戰了觀眾對「死亡」慾望的想象;錄像作品 Lei Lenka – Yuriko (2012),女孩打著籃球,抽象的肢體動作,試圖探討某種生命的意義與價值,他相信若以量子力學來解釋靈魂, 「意識」不過是宇宙中的一顆粒子,不停息地跳躍、穿梭、重複,「軀體只是靈魂的衣裳」。平川認為人類行為形塑我們今日的文化,必須挑戰認知的界限,以不斷推進。他視鏡頭為連接男女欲望的絕佳理由。

平川典俊作品曾於國際重大展覽和機構展出,包括威尼斯雙年展、伊斯坦堡雙年展、巴黎龐畢度中心、MoMA PS1 (New York), Kunsthalle(Vienna) , Christopher Guye Gallerie(Zurich), Taka Ishii Gallery(Kyoto)。 他也和多名文化人士共同合作,結合詩人、音樂家、編舞家和建築師於 Das TAT (Frankfurt),Danse Montpellier,Fondation Cartier( Paris) 等地展出。 平川典俊目前定居創作於紐約。

Noritoshi Hirakawa, Lei Lenka – Yuriko, 2012

在日文中,Lei 是指「靈魂」,Lenka 是一種人與人之間詩意的連結。

Lei Lenka 表達了人與靈之間的聯繫,展現在「真實生活」中人們純真和具有美學價值的動作中。它將觀者從社會性與內在需求的框架拉出。這是一支我們每個人每天都在跳的舞蹈,無論我們做什麼動作,它擁有淒美、詩意與性的含義。作品中,世俗的意識都成為量子力學所示的靈體。藉著錄像和攝影捕捉抽象的姿勢,再交由觀眾去解讀,其實這些空洞的動作意寓深長。三千多年以來,從瑪雅文化的球賽到當今的籃球,意示了靈魂無止盡的循環不曾消失毀滅。靈魂如同一顆籃球,永生無熄地在球框附近穿梭,遊戲總是從球掉進籃框那一刻又重新啟動,「死亡」只不過是我們的靈魂褪去一件衣裳換上另外一件罷了。這樣週而復始的節奏,就像我們的生命無止盡地跳舞著 (Infinite Dance)。

Noritoshi Hirakawa, S-Series, 1997

死亡緊鄰著生命。兩者間隔著一條模糊的界線,死亡成了生命存在的另一種形式。而當軀殼依附這另一種形式時,則將永劫無回。於此,死亡是個體最高價值的權力,應被視為人類榮耀的方針。人類執迷於死亡的眷戀,也許因為每個人不止一次地幻想過死亡這回事,但仍然無法為其定調。貼近死亡的經驗是種美感,我拜訪瑞士十個著名自殺景點,在距離自殺者躍下的一公尺處,朝著地心引力的方向,測量出影像觀看的範圍。現在所看到的影像,是擁抱一個人死亡的地方,也或者是從生命進入死亡序曲的大門,只是從來沒有人談論過而已。那些曾經敲響死亡大門的人已無言說的機會,無法闡述進門後通往最後序曲的景色是多麼美麗。然而,我的攝影系列卻諷刺地迷惑了觀者,在一躍而下的瞬間,漫遊於空氣,直到被引力抽空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