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m Screenings – 展覽現場

Film Screenings​

朱駿騰、張立人、胡鈞荃
2019 年 11 月 23 日至 12 月 28 日

展覽現場

Slider

Chi-Wen Gallery 將於 2019 年 11 月 23 日至 12 月 28 日展出三位台灣多媒體藝術家作品,包含朱駿騰、張立人與胡鈞荃三位藝術家。

朱駿騰, 睡美人, 2005

朱駿騰早期創作的電影《睡美人》,靈感來自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同名作。睡美人於即將拆遷的老眷村拍攝,作品以蒙太奇手法在展場中混織為更大的敘事結構,觀眾穿越電影中的各幕,在影像中自行重組、開啓原本應掌握在創作者手中的場面調度與敘事關係。

這部作品為朱駿騰的大學畢業製作,曾受邀於多個國際影展播映,爾後朱駿騰進入英國倫敦金匠大學,改以美術為創作方向,作品以裝置與影像為主,關注東西方如何詮釋彼此文化,並嘗試回應「個人」在面對當下社會/政治/文化等複雜結構下所面臨的困境與生存狀態。

 

張立人, 異國魔法師, 2011

張立人《異國魔法師》探討的是精神上在主流與現實社會中流亡的族群,他們被稱為次文化中的「御宅族」,在他們之間則有著自我命名「魔法師」的傳說,錄像裡面的片段、音樂、包括人聲,大都是從網路上收集而來。藝術家張立人尋找符合旁白內容的影像,穿插了幾小段由藝術家拍攝的片段,並由電腦合成的女聲朗讀由他撰寫並用Google翻譯直譯成文法錯誤的法文旁白。

張立人, 戰鬥之城第一部 台灣之光, 2010 – 2017/  戰鬥之城第二部 經濟奇蹟, 2018

張立人的錄像作品巧妙的掌握虛擬與現實之間的界線,透過這些再製的影像建構出一個擬真的世界。藝術家花了幾年的時間建造了一座小型城市,這座城市並不是仿造現有的城市製作出來的,而是根據對於城市的印象與小時候的記憶拼湊而成的。

《戰鬥之城第一部—臺灣之光》講述的是集體面對無能的歇斯底里,第二部《戰鬥之城第二部—經濟奇蹟》的敘事內容為想像資本主義在城市中運作至極致的窘況,不被承認的政治實體轉型成為經濟特區,以經濟戒嚴的形式取代思想戒嚴控制人民,正是這座模型城市所展現的微縮政治學。

 《戰鬥之城》影片系列的故事緣起於一位人物——陳志強,沒錢沒勢的小人物,向傾慕的女子(小明)告白遭拒,失戀,只能獨自飲泣,在徹底無望之下蛻變成一位意圖毀滅世界的恐怖分子。隨後,他遭到政府通緝,成為臺灣人人都想追殺的對象,並驚動美國政府以臺灣的保護者之姿,派軍來臺執行軍事行動,招致世界各國派兵進駐臺北。在這以拯救世界為名的行動裏,性質可分成兩種,一是就臺灣人的觀點而言,如片中的阿榮立志解決陳志強,是「臺灣之光」的表現;然而就美國來說,這是反恐戰爭,同時展現美國是臺灣政府的老大哥,背後為東亞地緣政軍經的利益問題。

張立人, 明日里, 2017

藝術家張立人根據在台南創作《戰鬥之城》期間真實的自身經驗,完成立體裝置作品《明日里》,裝置如同一座年久失修的影城,觀眾把頭探入裝置的凹洞,透過小孔看到影像,依序出現張立人工作室窗外的景色、工作室一景、最後以模型城市為背景,第一人稱的自白文字不斷跳出,揭示藝術家對當地的感受,同時也是一段關於創作的心境旅程。

張立人, FM 100.8, 2019

張立人最新作品《FM 100.8》與成媛、芮蘭馨合作,這是一件關於城市的錄像裝置作品,表現恍惚的空間、景象與記憶。這些逝去的、被遺留下的場景,空洞的廊道與規格化的入口、房間,和今日時空相比之下顯得不合時宜的風景,暗示了某個曾經的規訓與秩序,集體的存在與行動。這些在不同的時代氛圍下的相似經歷,好像有著部分的重疊與連繫,在不同的時間與空間中,彼此糾纏。《FM 100.8》現於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城市震盪》展出,展覽至2019年12月8日結束。

胡鈞荃, 彼・此, 2018

胡鈞荃作品《彼・此》使用手機在網路上下載3D軟體並掃描日常空間,以任意鏡頭移位擷取的方式,產生殘缺與模糊的影像,將不同時間下掃描的不同環境置入於一個重新虛擬、建構的空間座標中,於是「彼地與此地」成為「共時共地」出現在相同的虛擬時空中。

藝術家的母親因家族為求理想生活由緬甸移居台灣,常藉由網路視訊與移民美國的親戚聯繫,胡鈞荃以視訊教導親戚使用手機全景掃描在美國居家的環境,以網路傳輸過來得以並置母親在台灣的生活空間。VR中的聲音是從緬甸移居來台的母親及移民至美國的阿姨所說的緬文,十幾年來未曾再見面,維持每個週末以科技產品維繫情感的日常對話,在VR中游移於不同空間,「彼」與「此」雖近猶遠,而掃描後殘缺和模糊的人與空間,呈現了感知與記憶真實的樣貌。 

胡鈞荃, 異域, 2017

胡鈞荃《異域》這件作品探討在多向度的網路時代下,關係、時空與定位交織出許多不同的竄流層面,在科技資訊發達的時代下,人與人之間以網路虛擬空間來維繫情感與關係,回推以往自身生命經驗,藝術家的家族中有一半的親人移居國外,所以長年以來幾乎每個週末,親人之間都會以網路視訊的方式來維繫情感,以及在繁忙的日常中,時常透過網路與身邊的人聯繫。 

雖然網路空間消除了時間、距離與空間的問題,人類逐漸地依賴於虛擬世界當中,這一切同時􏰀成了殘缺不完整的情感與記憶。前期製作時,藝術家實際去平常與她以網路維繫情感的親人、朋友的生活空間居住,運用3D掃描軟體,以鏡頭任意移位擷取的方式,掃描他們的日常生活空間,產生不規則的殘破與模糊的影像,再將不同時間下掃描的不同環境放入3D軟體,並置入於一個重新虛擬、建構的空間座標中,並架設虛擬攝影機進行空間的竄流與窺探,呈現比現實更為真實的樣貌,並試圖探究在資訊科技後時代,我們似乎得到了更多,同時卻也逐漸更不完整。